第二章:

 

身穿鵝黃色宮裝的妙齡少女,有著一張清靈嬌美的臉龐,一頭長髮只簡單編成了髮辮垂在身後,她坐在鞦韆上,任由身後的兩名婢女伸手輕推,每當鞦韆盪到半空中時,少女發出銀玲般悅耳的笑聲。


「高點!再高點,妳們多用點力氣,讓我飛得再高一點嘛!」少女轉頭,嬌聲下令的時候,看見兩名婢女突然臉蛋兒轉紅,兩人屈膝行禮的同時,異口同聲地請安問候:「參見皇子。」


女婢們的反應讓少女小臉一沉,身軀僵硬地調回頭,不情不願地喊了ㄧ聲:「皇兄。」


被少女喚作皇兄的,是一名相貌清俊,年紀大約十六、七歲,外貌與少女有些神似的斯文少年,他身穿月牙色的衣袍,臉上噙著溫和的微笑。


「妳們先下去吧!」


「是。」兩名婢女有些捨不得,離開前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俊雅的少年,這才依依不捨地退下。


待兩名婢女走遠後,美麗少女重新抬起眼,黑瞳裡的情緒已經換上冷漠與淡淡的輕蔑,既然沒有外人,她也沒必要偽裝了。


「你有什麼事情快說。」她僵直著身子,一點都不想多看對方一眼。


確實,在外人眼裡,他們是子鳶國送來皇朝的五皇子「南宮睿」,與八皇女「南宮雪孃」,但事實上,眼前這少年,是五皇兄的親生母親----瑩貴妃不知道從民間哪找來了的替身、偷偷頂替了南宮睿。


至於八皇女南宮雪孃,她的母妃在生她的時候就難產而亡,等於一出生就失去了靠山,身份雖然貴為公主,卻是皇宮裡不被重視的皇族。


被父皇選為送往皇朝的質女已經夠難堪、夠悲傷了,當她來到梓城才知道同行的五皇兄南宮睿,早已移花接木換了人,內心的打擊更是難以形容,自然將所有的愁苦與怨恨,全數發洩在這名頂替了南宮睿的少年身上。


「妳放心,子鳶國這回依然不在名單裡。」少年語氣溫和地開口。


「什麼?」南宮雪孃聞言,氣呼呼地轉過身子,一臉嫌惡地開口道:「又不在名單上?你到底是怎麼辦事的?我們到這裡都快兩年了,怎麼可能連梓城太守一面都見不到?」


離宮前,撫養她長大的嬤嬤含著淚水叮嚀著,被送往大國的王子、公主多半是有去無回,但若有機會攀上皇朝的王室或權貴,不管是為妻、為妾,都好過以質女的身份在敵國終老一生。


但至今,她連梓城太守的一面都見不到,又怎麼可能進京、爭取另外的機會呢?她已經十六歲了,不容許再虛耗歲月了!


「進京面聖有太多的變數,對公主而言未必是好事。」少年無視南宮雪孃憤怒的神情,依然語氣平和地回應:「公主還是放寬心,在梓城待個三年五載,等時機成熟了再平安回返子鳶國。」


「回去?哈!別開玩笑了!」南宮雪孃眼眶一紅,語氣辛辣地說道:「你以為我們是出來玩?想來就來這裡,想離開就能離開?等個三、五年……你以為那時候父皇還會記得本公主嗎?回子鳶國!?本公主又不是傻子,用不著你說這些謊話來哄我開心!」


「若公主願意相信我,我一定-------」


不讓少年有機會把話說完,南宮雪孃袖子一甩,憤怒又傷心地跑開了。


「我一定會保護妳,即使用自己的性命交換......」即使宮雪孃已經走遠了,


少年依舊對著她的背影輕聲承諾。「我也願意。」


宛如嘆息般的允諾融在空氣中,隨即被一陣吹起的風捲走了。


少年靜靜地立在鞦韆旁好一會,就在他想要舉步離開的時候,他察覺到附近似乎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       


「是誰!?出來!」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躲在暗處有多久了,但本能地,他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味。


窺探目光的主人,像是感覺到少年的緊繃,十分大方地自陰暗處現身,他刻意放緩了腳步,一步一步地靠近,每一記腳步聲都像是踩在少年的心口上,帶著一股透不過氣的壓力。


直到高大的身影徹底籠罩住少年的身子,他壓抑住心中的恐慌抬起頭,卻在看清楚對方的模樣時怔住了——


那是一名穿著闇紫色華服、相貌俊得近乎妖豔的男子,他曾經聽說過世上有種男生女相的容貌,但因為沒看過,總覺得堂堂男子漢若頂著一張女人的臉孔,不就是娘娘腔?那多噁心。


但眼前這個人……兩道渾然天成、斜入髮鬢的劍眉,一雙燦亮如寒星的黑瞳,挺直的鼻樑、厚薄適中的豔紅嘴唇,如此五官組合成一張得天獨厚、精緻美艷的臉孔,有屬於男子的俊挺英氣,也有女子的美艷魅惑。


當那雙深幽魔魅的眼瞳瞬也不瞬地盯著他看時,少年的心中突然有種,自己像是被狩獵的小動物那樣的荒謬感。


「看夠了嗎?」軒轅無極淡淡漾開嘴角,有些著迷地看著少年那毫無所懼、卻能完全反應真實情緒的眼神。


「你是誰?」少年蹙眉。在對方踏前一步的時候,本能地退了一步。


來者正是軒轅無極,在聽完夜梟的調查報告後,他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更近一點看看這名擁有沙雁容貌的少年。


「我是誰?那麼你又是誰?」軒轅無極挑高一道眉反問。


少年一怔,想起這名男子方才藏在暗處窺看,必定聽到了自己和南宮雪孃的談話,莫非,他察覺到了什麼?


自己頂替南宮睿的秘密絕對不能外洩!意隨心動,一隻手已經迅速揮出,打算先制服對方再做打算。


像是早已算準了少年的反應,在他出手的同時,軒轅無極也隨即回應,兩道身影動作迅速地對決了起來。


不到片刻的時間,少年心裡漸漸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真正動手後,他感覺得到這男人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不管自己如何出招,他都能輕鬆應對,嚴格說起來,他幾乎是一種試探的方式,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能耐!

又過了好一會,軒轅無極像是厭煩了戲弄老鼠的貓,左手像是獵爪般閃點出手、一瞬間扣住了少年的頸子,以一種張狂的姿勢將對方高高的舉起——


「你的身手很不錯?這身功夫是誰教你的?」


「......」


「子鳶國的皇子是嗎?想不到那種偏遠國家,居然能送來如此出色的皇子。嘿嘿,有意思。」軒轅無極輕笑出聲,好奇地問。「究竟是子鳶國君太蠢了,還是別有意圖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忍住心中竄起的寒意。不管對方看出了什麼,自己都不能露出破綻,一旦身份曝光,必定會牽連到南宮雪孃!


「你真是子鳶國的皇子?」軒轅無極笑問:「寧願頂著皇子的虛名死,也不願透露自己是誰嗎?」


「我……我是子鳶國的皇子,要殺就殺!不要隨便為我編列罪名!」澄澈的眼毫無所懼地怒瞪著對手,少年依舊以十分倔強的語氣開口。


「是嗎?既然你想死,那就死吧。」軒轅無極露出優雅的微笑,緊扣在少年脖子上的手掌收緊、同時慢慢添加了力道。


能吸入的空氣被徹底截斷了,少年的臉色逐漸轉紅,求生的本能讓他奮力掙扎著,不一會,脹紅的肌膚越變越紅轉紫,吐出的氣息也越來越少了,但那雙渙散的眼依然沒有恐懼,視線穿透了近得幾乎要貼上他的軒轅無極,看著某一個不知道的定點。


一雙澄澈的眼瞳裡,沒有屈服、沒有恐懼,唯有一種坦然面對死亡的淡定……為什麼?在面臨死亡的時候,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卻擁有相同的眼神呢?


在少年昏過去的剎那,軒轅無極也鬆開了他的頸項,任由他整個人倒在地上,他靜靜地凝視著,直到少年的胸膛傳來細不可察的起伏,優雅的唇這才勾起了滿意的笑。


*****************        *********************

 

燭火半明半滅地照亮著昏暗的牢房,整個空間裡透出死寂的氛圍,當少年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俊逸的臉龐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茫然。


「醒了嗎?」


昏暗的光線下,軒轅無極高大的身體朝著少年湊了過來。


少年無處可躲,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人那一張俊豔得近乎妖魅的臉龐在自己的眼前不斷地放大。


少年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適應著自己那因對方的靠近,而無法控制的不規律跳動的心,並不想承認因為對方的接近,給予他強烈的壓迫感。


鼓起勇氣睜開眼睛,再度對上軒轅無極美麗深邃、卻充滿魅惑的黑眸時,少年已經調適好自己,將情緒全部隱藏。


「子鳶國好大的膽子,居然送來一個冒名頂替的皇子,我現在給你最後一次坦白的機會。」軒轅無極輕笑出聲,滿意地看到少年臉色閃過一絲慌亂。「你,究竟是誰?」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嘿嘿,我知道你的脾氣倔,也不怕死。」軒轅無極伸出手,修長的指尖像是在緬懷某人似地,輕輕觸碰著少年的面頰,語調溫柔地說道:「這樣吧!倘若我無法從你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或許我該直接審問那名子鳶國的公主,說不準她也是冒名頂替的呢!」


少年一怔。


「皇朝拷問的方式有幾百種,你覺得,子鳶國那位嬌滴滴的公主禁得起幾種?」軒轅無極溫柔地問。


「此事與她無關!」少年臉色一白,顧不得自己是階下囚的身份,惡狠狠地威脅道:「她確實是子鳶國的八公主南宮雪孃,你不准傷害她,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軒轅無極再次輕笑出聲,深幽的黑瞳因為逮到了少年的弱點而變得燦亮無比。「或許,她真是子鳶國的公主,那麼你又是誰?」


少年惡狠狠地瞪著軒轅無極,內心在做最後的掙扎,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是怎麼察覺到的,但他知道絕不能讓南宮雪孃受到任何屈辱。


前者全身緊繃,後者好整無暇,彷彿擁有無止境的時間可以耐心地等待著少年的答案。


「我、我叫雪雁,是子鳶國皇妃買來頂替五皇子的人。」半晌後,少年有些困難地開口。


「雪雁……」軒轅無極輕聲唸著他的名字,垂下眼瞳掩去情緒。呵,居然連名字都這麼相似呢!


從軒轅無極的尊貴的外表與囂張的氣焰,雪雁猜他必定是梓城,又或是皇朝的重要人物,雖不清楚他是如何查出自己冒名之事,但為了不將麻煩擴至南宮雪孃,他只能坦白說出子鳶國的瑩皇妃,因為不捨得自己唯一的兒子到皇朝當質子,這才刻意到民間找了一個年齡相近的人頂替。


軒轅無極面無表情的聽著,這名叫雪雁的少年口中吐出的實情,確實與夜梟的調查差不多,但,他很肯定雪雁必定還隱藏了更多的秘密。


無所謂,他總會從少年口中得到所有的真相的。

        

「既不是子鳶國皇子,為什麼這麼盡責地保護南宮雪孃?」

        

南宮雪孃與眼前的少年有幾分神似,但前者,似乎對雪雁有一種上對下,權貴對平民的傲慢與輕蔑,即便如此,這少年彷彿將公主當成了最重要的一切,這兩人之間,確實耐人尋味哪!

        

「那位八公主,是你的心上人?」軒轅無極隨口提問。

        

雪雁清秀的臉瞬間脹紅,不過不是因為心事被說破的窘羞,而是怒氣,顯然沒料到軒轅無極會這麼問。

        

「我猜對了?」

        

「當然不是!她是子鳶國尊貴的公主,我只是……我既然頂替了五皇子的身份,本來就應該照顧她。」雪雁忍不住怒瞪軒轅無極一眼。

        

「是嗎?」

        

軒轅無極緩緩起身,深幽的眼瞳像是要看穿雪雁似地凝視著他,後者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卻又無可奈何。

        

「嗯。我瞧過那位八公主,長得還不算差,既然她不是你的心上人,那麼我讓那位公主來暖床,你應該不介意吧?」優雅的唇裂開,卻吐出了讓雪雁聽了血脈噴張、憤怒得想殺人的惡劣言語。

        

「你敢!」雪雁像是被激怒的野獸,整個人憤怒地衝向軒轅無極,揮出的拳頭甚至還沒碰到對方,就被對方再次單手扣住了喉頭。

        

「別碰她!我不准你碰她!」即使性命握在對方手上,雪雁依然只在意南宮雪孃的安危,不顧一切地朝他大吼。

        

「你這反應真有趣。」軒轅無極再次輕笑出聲,語帶揶揄地說道:「你這年紀本就是少年懷春的時候,喜歡就喜歡,想要得到就去得到,沒什麼好遮掩的,不過看你的反應,該不是……」

        

黑瞳閃過一絲狡詐,上揚嘴角吐出的卻是與優雅外表完全不相稱的低俗:「你沒上過女人,對吧?」

        

「你!」雪雁目瞪口呆,整張臉「轟」的一聲脹得火紅無比。

        

少年又羞又怒,尷尬無比卻又莫可奈何的模樣,幾乎與記憶中的那人的神情如出一轍,撩得他心癢,也瞬間勾起了濃烈的慾望。

        

「不希望我碰她,其實也不難。」軒轅無極似笑非笑,雙眼緊鎖著雪雁,語調輕鬆地問著。「若是你願意代替……」

        

不管這少年是誰,不管他背後隱藏了何種秘密,曾經以為早已埋藏在記憶最深處,那份尚未平復的渴望與遺憾,在見到這少年的瞬間,如星火燎原般瞬間被點燃了。

        

他要這個少年,也一定會得到他!

        

「嘎?」雪雁一怔,一時之間無法理解軒轅無極的意思。

        

軒轅無極無所謂地鬆開手,讓雪雁再次狼狽地跌坐在地,他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方式看著雪雁,俊美無儔的臉上漾起淡淡的笑痕,清楚說出自己的條件:「你聽得很清楚了,想保住八公主,那就代替她、服侍我。」

        

「你……你到底是誰?」雪雁難以置信睜大雙眼,像是看妖怪似地瞪著他。

        

「我?」軒轅無極揚起嘴角,凝視著雪雁的臉宣布了答案。「我是軒轅無極,能夠掌控你生死大權的人。」

        

軒轅無極?他記得滓城太守不是叫這個名字吧?

        

「我是新上任的梓城太守。」看出雪雁的困惑,軒轅無極好心地為他解惑。

        

新上任的梓城太守!?雪雁整個人傻住了。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慢慢考慮吧!」軒轅無極扯開淡笑,踩著優雅的腳步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wei666 的頭像
waywei666

小煒萬花筒

waywei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鍋
  • 想請問一下不能參加CWT的人
    什麼才能夠拿到書呢?
  • CWT結束後就會寄書了。

    waywei666 於 2012/12/12 23:38 回覆

  • 『金蘋果』
  • 當年沒有訂到....若是作者完成了上、下的話
    請務必大量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