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all

 拍謝~~這幾天感冒,喉嚨治好現在換流鼻水了~~差點忘記答應要開始在網站放上集的試閱~~~ 

 

楔子:

當今天下隸屬軒轅無極,他原是「蒼龍皇朝」的皇子之一,為了奪取帝位他弒父弒兄,在歷經一場腥風血雨的鬥爭之後,於二十歲那年正式登基稱帝,將國號更名為「蒼宇」。

軒轅無極繼位之後,親自率領他的皇家軍,征戰鄰國、擴大領地,短短十年之間,這個集暴虐與殘忍於一身的帝王,將蒼宇皇朝的領域擴增到原有的三倍之廣,帝王掠奪的心、暫時滿足了。

軒轅無極領軍回返京畿,動用無數人力與金錢,在全國各地建離宮、造行館,一舉將蒼宇皇朝的勢力推到了最頂點……


**************** *******************
皇宮‧祥寧殿--



深夜時分,一道黑影無聲無息地翻入皇宮高牆,他像是早已熟悉宮內的環境,輕鬆避開了戒備森嚴的宮廷禁衛軍,彷若踏入無人之境,順利抵達目的地——那個坐擁天下男人的寢宮。

就在他踏上寢殿台階的那一剎那,無數道黑影從天而降,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十二名身穿勁裝的暗影武士已經出現在眼前,一個個手持長劍,冷肅的臉上盈滿了擅闖者殺無赦的冰冷。

入侵者自懷中掏出信物放在掌心,卻發現眼前的武士們不為所動,竟是連瞥一眼也不願意,他無奈地收回、聳聳肩,下一瞬間,高大的身影已如閃電般向前急衝——

入侵者的動作快,十二名武士的反應也快,眨眼間立刻變化成圍剿的隊形,四人成一圈以最快的速度將入侵者圍在中心,當所有武士將目標當成刺客般砍殺的時候,其中一人同時從懷中掏出召喚禁衛軍的短哨。

入侵者搶在短哨發出聲響的最後關頭,指尖射出幾枚暗器、順利封住了對方的胸前大穴,但為此他也付出了代價,兩臂與背心都被武功精湛的武士劃出一道長長的血痕。

他悶哼一聲,原本不打算理會,卻在反手回擊的時候,聞到傷口的位置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甜膩的味道。

劍上餵了毒!領悟的瞬間手臂也傳來一陣痛麻感,他心裡惱怒,運勁於雙手,十指齊張的瞬間射出了十幾顆小珠子,黑色小珠子在撞上武士身體的時候化成五彩輕煙,而原本攻勢凌厲的十二人,就像是被人釘住似地動也不動。

「嘖,浪費啊!」在不想對手聲張、卻又不想取他們性命的情況下,只能忍痛使用辛苦提煉的迷藥了。

他低頭嗅聞臂上的傷口,跟著從懷中掏出一瓶藥,仰頭吞下,這才踩著輕鬆的腳步踏上台階、繼續向前。

就在男子右腳剛踏上寢殿的地面,兩把彎刀已經無聲無息地來到,一左一右的冰冷刀鋒、分寸不差地抵住他的頸項,只要呼吸得再用力一些,人頭即刻落地。

「……」動彈不得的男子,很努力地轉動著此刻唯一能動的兩顆眼珠子,用力向左瞥、向右瞄,在確定自己見到的是兩張冷凝淡漠、一模一樣的臉龐時,咧開了牲畜無害的燦爛笑容。

可惜,即使他將嘴角咧得都僵硬了,左右兩側的索命使者依舊不為所動。

一腔熱情得不到回應,他最後只能張嘴,提氣向寢殿內的「主人」抱怨道:「弒師終究不祥,不要太過份喔!搶走我兩個可愛的徒兒不說,還要他們做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

「梅魂、雪魄,退下。」過了一會,低醇、帶著淡淡戲謔的優雅男音終於自寢殿深處傳出。

兩把索命彎刀在聽見命令後無聲地自男子頸項退開,兩道身影就像是從來不曾存在似的消失了。

「嘖!好歹我也是拉拔你們長大的師父,連聲招呼都不打,無情哪!」嘴裡嘟嚷著,男子伸手探向頸邊,確認腦袋還牢牢黏在脖子後,認命地往前走。

寬廣華麗的寢殿各角都放置了高高、低低的金色龍紋燭台,上面放置了宛如嬰兒拳頭般大小的夜明珠,將寢殿照得亮如白晝,男子踩著無聲的腳步,穿過兩旁由木雕屏風隔出的走道,左、右邊屏風後各自站著幾名太監與宮女,雖然他們低垂著頭,但從他們細長綿密的呼吸聲來判斷,都是萬中選一的好手。

男子停下腳步,透過內室外懸掛的層層白紗,瞇起眼打量著裡面那名姿態優雅、慵懶斜躺在軟蹋上的男子。

軟蹋前擺著黑壇木桌几,几上擺著一壺酒、幾道北方精緻茶點,即使隔著一段距離,他依舊能聞出那是自己最喜歡的酒——「冷襄醉」。

彷彿意識到對方的凝視,位於內室的男子端起白玉酒杯向他致意,淡笑道:「酒都為你準備好了,再客氣就不像你了。」

倘若不是手臂、背心還隱隱犯疼的傷,他真要以為這傢伙是真心地歡迎自己的到來。

「陛下,已經夠了喔!我們都不是孩子了,我可承受不了更多驚喜了。」男子冷哼一聲,伸手掀開白紗踏入內室的同時,忍不住抱怨道:「明明知道我這個人最節省了,偏要讓外面那群人浪費了我的好東西。」

「若沒有那些安排,怎麼顯得出你『夜梟』的本事?」原本斜躺在軟蹋上的男子嘴角微揚、坐直了身子,傾身為訪客斟酒。

被喚作夜梟的男子一怔,隨即聳聳肩,大方接過對方為他斟滿的美酒,仰起頭豪邁飲下,酒杯放下的時候再次被斟滿了,他再次一口飲盡,一連好幾次,直到五杯美酒下肚後,他爽快地吐出一大口氣。

「呼!好酒,過癮啊!」放下酒杯,男子濃眉蹙緊,一雙銳利的虎目瞬也不瞬地凝視著坐在自己對面,自小相識、擁有俊豔無儔之容,如今已是獨霸天下、讓各國聞名喪膽的皇朝帝君——軒轅無極。

坐在他面前的男子,單衣外披著一件闇紅色滾金邊的長袍,內力精純的他一頭長髮依舊如墨緞般,黑亮的髮無冠無髻垂至腰間,即使年近四十了,那一身的邪魅氣質卻絲毫未減,那張比美人還要精緻絕艷的容貌,隨著時光的流逝,褪去了年少時的稚氣,增添了王者的尊貴與霸氣,他俊豔魅惑的外表、權傾天下的勢力結合成一股致命的吸引力,依舊魅惑著世間的男男女女。

他的兄長「緋影」,是打從軒轅無極出生起、就守護在他身邊的謀臣兼死士,而他則是北方的「沙漠夜梟」,以精明商人的身份遊走各地,一個在皇朝內、一個在皇朝外,一暗、一明,輔佐軒轅無極登上帝王之位。

十幾年前,緋影為了成就軒轅無極、自裁身亡,在他正式登基稱帝之後,夜梟主動結束了自己在北方創建的勢力,替代了兄長的位置,成為軒轅無極身邊的影子。

當夜梟向軒轅無極獻上忠誠的時候,他以一貫的瀟灑口吻道:日後若是遇見了比軒轅無極更耀眼、更囂張、更張狂,更讓他覺得心動的對象出現,他會毫不猶豫地改變忠誠,但是在那之前,他夜梟的忠誠只屬於軒轅無極。

這就是他與兄長之間最大的不同,雖然同樣是為輔佐軒轅無極而存在的人,緋影視他為主、敬他為天,即使犧牲性命亦再所不惜。但夜梟不同,他自詡是沙漠蒼鷹,是北方大地自由自在的風,選擇幫助軒轅無極,只是很單純的——目前還找不到比他更讓自己動心、願意效忠的對象。

「那麼,你就留下吧!」軒轅無極聽完後並無不悅,俊豔的臉上甚至揚起愉悅的笑痕。

在軒轅無極積極拓展皇朝領土的那十年,夜梟長年經營、遍及各國的情報網發揮了功效,讓他能在最短的時間蒐集到有利的情資,在那十年裡,他是謀臣、是密探,也是刺客,為軒轅無極的皇朝霸業去除所有的阻礙。

「嘿,兩年多沒見,這寢殿外頭的佈置『精緻』了不少,不過陛下倒是一點都沒變。」夜梟刻意舉起自己被劃傷的手臂在他面前晃著,齜牙咧嘴地抱怨:「我身上的令牌明明是陛下給的,莫非還有時效不成?」

「這一切不是你自找的嗎?」軒轅無極自顧自飲了一杯,嘲弄道:「你離開了,所以夏延衛不再信任你了。」

聽見國師夏延衛的名字,夜梟冷嗤一聲,腦海裡浮現出一個外表不起眼、身材清瘦,總是將情緒仔細隱藏住的傢伙。

對夏延衛來說,夜梟既然選擇了當軒轅無極的影子,那麼就該一輩子隱身在暗處盡忠職守、鞠躬盡瘁,但他的性格跳脫、太狂太不羈,偏偏陛下卻不以為意,放任他所有的行為。

兩年多前,當軒轅無極率領的軍隊將皇朝領土拓展到原先的三倍時,夜梟主動向軒轅無極請辭,僅將一對細心栽培、武藝精湛的雙胞胎留給軒轅無極當貼身護衛,兩袖清風地離開皇宮,打算在外頭逍遙個三、五年再作打算。

他的瀟灑離去,卻讓夏延衛的心裡從此多了一根刺。

宛如影子般陪伴在帝王身邊的影子,不管是軒轅無極身邊的安全戒護、皇室禁衛軍的分佈與安排,甚至連帝王思考的模式,夜梟全都瞭如指掌,再加上他曾一手創建了北方的勢力,這樣一個男人離開了,將會是皇朝最大的敵人。

「就算看我不順眼,也沒必要在劍上餵毒吧!」夜梟倒了一杯酒,繼續向軒轅無極抱怨:「男子漢要以真功夫取勝,在武器上動手腳太難看了。」

正因為明白每栽培一名暗影武士所需要花費的心血,所以他方才不願痛下殺手。只是……才兩年多的時間,居然能讓他一手訓練出的暗影武士、可愛的徒弟們翻臉不認人,直接拿他當刺客砍,那個陰險的老狐狸頗有手段哪!

「那傢伙在寢殿外布置了這麼多人,莫非……」夜梟勾起邪笑,不懷好意地湊近軒轅無極,壓低聲音道:「他將陛下當成後宮的美人兒?還是時刻需要呵護的嬌弱花朵,這樣被對待真的無所謂嗎?」

「你今晚來訪,只為了向朕抱怨夏延衛嗎?」深邃美麗的眼瞳瞥了夜梟一眼,似笑非笑道:「在外遊蕩了這麼久,就只學會了碎嘴和抱怨?嘿,到底誰變得像女人了?」

夜梟伸手摀胸,一副被人侮辱的委屈模樣。

「嘿,朕允許你流浪逍遙的期限還沒到,是什麼風把你吹回皇城?」正因為瞭解夜梟,所以認定對方提早回宮、必定是遇上什麼有趣的事情了。

夜梟伸手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乾後,抬起頭看著軒轅無極,以一種無比專注的目光看著,後者不以為意,只是耐心地等待著。

「……我確實遇見了一個人,一個我不確定是否該讓陛下注意的人。」沈默了好一會,夜梟才以一種若有所思的語氣開口。

「喔?什麼人?」軒轅無極挑高一道眉。不管對方是誰,既然能讓夜梟露出融合了感嘆、苦澀與猶豫的複雜神情,確實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因為那個人,過去幾個月我一直留在南境的『梓城』,試著想弄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老實說……連我都迷惑了。」夜梟輕嘆一口氣。

放眼當今天下,四方領土大多隸屬蒼宇皇朝,只除了一些窮困的、過於偏遠的,完全無法勾起軒轅無極興趣的小國家,才得以苟且偷生。

苟延殘喘的邊境小國為求自保,主動向皇朝獻上質子、質女。這些皇子、皇女並無資格直接入住皇朝都城,而是先住進皇朝最南的「梓城」。

「梓城?」軒轅無極修長的指尖放在几上輕敲著,漫不經心地挑高一道眉。

他本就對那些邊陲小國沒興趣,對他們獻上的質子、質女更是絲毫不在意,只隱約記得夏延衛曾向他奏明:為建立皇朝威信,他國質子、質女需先住在梓城兩年,學習皇朝的禮儀和風俗,通過考核者才有資格住進都城、進入皇宮。

那樣一個不起眼的小地方,居然有人能引起夜梟的注意,甚至讓他在那裡停留了幾個月?

「陛下,多年前領軍作戰,渴望將天下納入腳底的那份渴望是否還在?或者,您認為留在這座皇宮裡,享受各國獻上的奇珍異寶、醇酒美女,就能感到愉悅了?」夜梟凝視著軒轅無極,問得一本正經:「陛下,您那份隱藏在體內、時刻叫囂著必須得到什麼的飢渴,是否平靜了?」

「你究竟想說什麼?」軒轅無極似笑非笑地問。

「過去我陪著陛下征戰四方、助您得到一切,那是因為我以為那是陛下渴望得到的,但我似乎猜錯了,所以我離開,充當陛下在外的一雙眼,為您看看外頭是否有新奇的事物。」夜梟為自己再倒一杯酒,握在手上做出邀請的姿勢笑道:「臣大膽問陛下,您心裡那股吶喊著想要得到什麼的渴望如今還在嗎?」

凶猛的野豹若是習慣了舒適華麗的環境,是否還記得鮮血的甜美、狩獵的刺激與快樂!?

「這份邀約聽起來很有趣。」被夜梟所勾起的興趣,讓軒轅無極一雙深邃美麗的黑瞳瞬地一亮,如夜空的晨星讓人移不開眼,他淡淡一笑允諾道:「那麼,朕就隨你走一趟梓城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ywei666 的頭像
waywei666

小煒萬花筒

waywei6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鍋
  • 洛煒可以請問一下今天十四號了不知道有沒有將書記出來
  • 方便寫E告訴我您的名字和資料,若沒有在這週寄出的名單,我下一批就為您補上。

    waywei666 於 2012/09/14 16:24 回覆

  • 小鍋
  • 洛煒姊
    我已補上,寄到妳的信箱
    請你幫我留意一下
    謝謝
  • 收到了,請放心,下批就幫您寄出囉~~

    waywei666 於 2012/09/15 20:27 回覆

  • 小鍋
  • 謝謝!撒小花~~~~~~~~^^
  • 鍋子
  • 洛煒姊,還是沒收到的說
    可不可以幫注意一下
    EMAIL:uiop7237281yahoo .com.tw(小鍋)
    如果寄出或需重新寄出資料請知會一聲
  • 星期五我有回信到你的信箱,那封有收到嗎?你寄來的信件我都有收到,那封信我是寫:下週一、二就能收到,麻煩你留意一下。若有其他問題再和我說喔~

    waywei666 於 2012/10/07 00:34 回覆

  • 鍋子
  • 我是有收到了EMAIL
    可是禮拜二不知道是不是郵差的問題
    仍然沒有消息